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自学两个月年薪超20万,在国外当程序员这么容易?

2022-10-10 19:22:22 2923

摘要:去年,有关新加坡互联网公司在国内的招聘广告,曾经引发了不小的轰动。这是因为对IT从业者来说,招聘广告许诺的条件实在诱人:1、美股上市互联网公司,市值千亿美元;2、薪资诱人,校招35万-100万总包,社招更高;3、告别996,工作早十晚七,无...

去年,有关新加坡互联网公司在国内的招聘广告,曾经引发了不小的轰动。

这是因为对IT从业者来说,招聘广告许诺的条件实在诱人:

1、美股上市互联网公司,市值千亿美元;

2、薪资诱人,校招35万-100万总包,社招更高;

3、告别996,工作早十晚七,无限量零食供应,18天年假,14天病假;

4、拒绝内卷,无PUA,不强制绩效分布,新人不背锅,不设35岁门槛;

5、此类岗位多多,均大量招人;欢迎有经验的大龄互联网人。

有人评价说,这是“梦中才有的offer”。

如果说当时多数人的反应还只是“羡慕”,随着去年年底开启的互联网裁员潮,越来越多的程序员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出国寻找发展机会了。

新加坡:找到“降维打击”的感觉

据已经到新加坡工作的知乎网友说,目前新加坡互联网行业的工作节奏还比较缓慢,即便是处于上升期的互联网巨头公司,员工也严格遵循着朝九晚五、每周五天工作日的正常作息,偶尔因突发事件加班也会得到调休或费用补贴。

只有以工作强度大而出名的公司,才会经常让员工工作到晚上7点多才下班。

而据一位百度的前员工说,在国内,需求排期基本上是要精确到上下午的,比如说周三上午提测;而在新加坡的TikTok,大家基本没有特别的排期概念。

如果只是工作强度小,还不足以让国内的程序员心动,新加坡更吸引人的地方是门槛较低和待遇较好,对接近35岁“高龄”的程序员来说,就业稳定也更有保障。

虽然新加坡的人口和土地面积只相当于北京朝阳区的1.5倍,但近几年新加坡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速度非常快。目前,新加坡已经诞生了很多互联网巨头,比如有一家公司SEA,被称为“东南亚小腾讯”,业务覆盖游戏、电商和移动支付等多个领域,2017年在纽交所上市;还有一家独角兽公司Grab,被称作新加坡版的“美团+滴滴”,2017年超过优步成为东南亚使用量第一的打车软件,2018年并购了优步的东南亚业务。

另一方面,2020年以来,中国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在新加坡布局。比如,2020年5月,阿里巴巴以84亿人民币的价格,收购了新加坡安生保险大厦50%的股权,将其作为旗下电商平台的总部;腾讯也宣布将在新加坡设立区域中心;爱奇艺把全球总部设在了新加坡;字节跳动则让海外版抖音TikTok的CEO常驻新加坡。

于是,前有新加坡当地巨头的崛起,后有中国互联网巨头在新加坡招兵买马,新加坡对IT人才的需求量开始直线上升。

此外,新加坡互联网的整体发展还是比国内要落后一些,据一位后端开发人员说,他之前估计新加坡怎么也有国内二线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水平,但到了新加坡才发现,当地连国内的平均水平都不到。而一位互联网猎头公司的创始人则表示,“新加坡互联网行业与中国有着5年左右的差距。”

在本地人才供不应求的情况下,新加坡对外来技术人才的需求显得非常强劲,这就导致国内不少来自二三梯队高校的毕业生,进国内互联网大厂可能很难,但他们往往能拿到新加坡互联网公司还不错的offer。

当然,就薪资而言,新加坡的吸引力不如欧美和大洋洲,但税前薪资已经基本能和国内BAT等一线大厂持平,考虑到新加坡税率低,税后薪资要略高于国内平均水准。

据一位做后端开发的女程序员说,她本来是学生物的,后来转行做程序员,学了两个月的SQL和Java后,她来到新加坡找到一份工作,月薪是4500新币(折合约2万多人民币),考虑到自己不是科班出身,她对这个薪资很满意。另一位就职于Shopee(新加坡的电商公司)的后端程序员则表示,他在新加坡工作,年薪可达60万人民币,比在国内高出一半左右。

日本:体验“easy”模式

对想出国的程序员来说,和新加坡门槛差不多低的是日本。

日本的IT业发展速度不如国内,IT技术相对国内也比较旧,入行门槛不高,而且由于日本老龄化严重,劳动力缺乏,即使是文科生,日本的IT公司也愿意付出大笔培训费,从零开始培养。

据一位在日本工作的程序员说,在去日本之前,培训班的老师明确表示,只要经过半年的专业学习和课程操作,掌握一些简单的Java技术,就足够解决日本那边的项目问题。

当然,程序员去日本的门槛低,除了日本的IT行业发展缓慢,劳动力缺乏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程序员在日本IT公司的定位

日本正式员工招聘的成本高,比如税务、保险等方面的花费都很高,因而国内程序员到日本一般只能做劳务派遣人员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外包。

而在日本的IT公司,项目的开发阶段都是固定的,每个阶段的文档极其详细。日本软件项目阶段大致分为:system企划、要件定义、外部设计(概要设计)、内部设计(详细设计)、编码、单体测试、结合测试、系统测试、运用测试等。其中编码一般是由外包人员来执行。换句话说,在日本,正式的程序员的主要工作是写文档,从业务逻辑文档一直写到伪代码文档。然后外包人员对着伪代码文档再写成代码

据一位本来是文科生的程序员说,在日本,他的上司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写出一份详尽的式样书,里面会设计好每个需求的具体要求,清清楚楚地写清各个逻辑,他只需要按照式样书去编写代码,并不需要思考和创新,所以即使是他这样的新人,也可以快速上手。

不过这种情况的弊端也很明显:派遣工作永远接触不到核心的技术与业务,就像流水线生产一样,外包人员其实就是搬运代码的工人。

虽然外包人员的薪水并不低(只要技术过得去,新人的起薪都能达到25-30万日元,每年还会调薪3-5万日元),对年龄的要求不高,加班也不严重,但代价是失去了成长的空间,将自己局限在easy模式中。

欧美国家:兼顾安逸与追求

如果既想“躺平”又不想在技术上落伍,欧美国家可能是出国的更好去处。

据一位在德国工作的阿里前员工讲,他在中间件部门时,职级是P6,不仅要编写高难度的技术代码,响应客户需求随时on call,还要负责一部分运维部署工作,工作强度很大。

此外,他身边的同事营造的氛围,也让他倍感压力。通常饭后,团队里的同事会去园区遛弯,闲聊时谈论最多的就是谁买房买车了,谁升职了,谁的绩效拿了3.75(在阿里,只有前30%的人能拿到3.75的绩效)。

至今,他还清楚地记得,阿里的同事在讨论一个人的时候,会有这样的对话:“你知道那个谁(通常指花名)吗?”“哦,我知道,他是个7(此处指P7)”“谁谁工作了10年还是6”“谁谁三年就从6到8了”。

他们闲谈时之所以这么喜欢聊职级,是因为据说阿里有个“潜规则”,如果一个员工35岁还没有达到P7,就表示这个人没什么潜力,大概率会被公司优化。

凡此种种,让他始终处于焦虑状态。

而到了德国后,第一家公司为他提供了8万欧元的年薪,这与他在阿里时的薪资旗鼓相当,但工作量却是以前的三分之一。德国劳动法对于职工的保护,也让他的焦虑小了很多,德国公司是不可以随意裁员的,法律规定如果某个员工的绩效并不理想,公司有帮助员工进步的责任,有义务为员工换一个更合适的岗位。

从技术上看,德国互联网方面确实比中国落后一些,但在软件行业,一些To B软件(比如即时通信软件)还是做得很好的,还有一些行业软件(比如医疗软件),可能比中国还要领先一点。

另一位在德国的前华为员工也有类似的感受。

据他说,在华为时,白天他有开不完的会,工作只能拖到晚上再去做,并且很多诸如企业文化培训的会,对他的工作进展没有任何实际帮助,这让他烦不胜烦。在项目紧张时,他们部门至少要工作到晚上十一点才能走,而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如果他加班到了凌晨四、五点,第二天他还是必须要在十一点前去公司打卡上班。

这让他每天都过得身心俱疲。

后来他到了德国,工作节奏是朝十晚六不加班,待遇是6.8万欧元,比国内的待遇高,当然由于德国的税比较高,扣掉税后就不高了。

至于技术方面,他说和国内企业面试喜欢“八股文”不同,国外的许多公司都喜欢考算法题,考察面试者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在工作中,国外注重流程,注重代码质量。比如,他所在的德国公司的代码都是GitHub来管理的,日常做的东西都要提交到GitHub上,提交一个PR。每个PR都需要同事来review,只有通过后,代码才能合进去,如果有意见就要再修改。

“润”: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

虽然总体而言,国外的工作氛围要更轻松,工作压力要更小,但这不意味在国外工作就进入了“天堂”。

首先,想在国外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没那么容易。据那位在德国工作的前阿里员工说,如果想在德国找到一份程序员的工作,一是语言能力要好,二是有国内大厂的工作经历做背书,这两条足以筛掉很多人了

而另一位在美国工作的人说,国内程序员如果要在美国找到工作,难度是非常大的,除非你是顶尖的程序员,否则基本没有机会直接在硅谷找到工作。并且由于签证名额有限,导致竞争激烈,“僧多粥少”。在当今疫情流行的情况下,美国IT公司的签证政策又在收紧,难度就更大了。

至于门槛较低的日本、新加坡,也各有各的难题。

前者正如前面提到的,能找到的工作以外包工作为主,既不稳定,且对日语也有一定要求。

后者虽然对外语的要求相对没那么高,但随着国内开发者去新加坡的人数越来越多,一方面,新加坡互联网公司正在向国内看齐,比如中国员工占比高达70%的Shopee和Lazada,大有被国内互联网公司“同化”的苗头。

另一方面,新加坡公司的面试要求也越来越高了,几年前,去新加坡公司还不怎么需要刷题,现在已经成为标配,且据知乎网友小岛cc说,目前新加坡的工作签证名额正在收紧,只有新加坡公司愿意给你开出足够高的工资,新加坡政府才有可能批你的工作签证。

其次,即使能到国外工作,也要面对一系列新问题,比如生活成本、与当地的融合、发展前途等问题。

就生活成本而言,国外的房租、人工费用通常都比较高。据知乎网友小肉牛说,他在北京西二旗租50平的一室一厅,每月房租5000多,而在新加坡同等地段租同等条件的房子,每月房租就得近万了;而另一位在日本网友则说,日本的房租相当贵,跟他一起去日本的同事中,租的最便宜的也要一个月付7万日元(当时相当于5600元人民币)。

由于文化、生活习惯的差异,去国外工作的人很少能融入当地人的圈子,即便是在华人较多的新加坡,不少国内的人在新加坡工作了多年,却发现朋友圈大多还是国人,平时除了工作,根本不会认识本地人。

这也导致除了非常出色的少数人,华人在国外很难晋升到管理层。在职业发展上,很多在国外的人感觉自己前程一眼就能看到头,想要大富大贵或者是在某些行业做出点成就来非常非常难。

总之,无论要不要出国,都没有完美的选项,只有清楚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才更容易做取舍。

来源: 51CTO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